1 Min. Read

我眼中的创业国度 – 以色列

Avatar Wei Wang Aug 06, 2015

第一次跟AppsFlyer打交道是在去年三里屯的一次酒会上。酒会是AppsFlyer举办的,那时还没有北京分部,所以从以色列来了好几个人。酒会上碰到了Daniel,一个大块头的阿根廷裔以色列人。没等我用英文说上两句,他就主动用中文跟我攀谈起来。他说在中国工作居住多年,去过很多地方,才让我明白这一口流利的中文是从哪里来的。Dany对中国文化和社会都有相当的了解,我们一路从中国地理说到了以色列的地缘政治,相谈甚欢。回去以后突然觉得,如果我是客户,见到一个跟我用中文相谈甚欢的外国人,如果对方的产品也不错,应该很容易做成生意吧。

后来在工作中遇到许多以色列公司在中国开展业务,有些甚至是依托中国来发展,这让我对以色列创业公司的兴趣日益浓厚。为什么一个国土面积和北京差不多大,人口仅700多万的小国,产生了如此多的高科技创业企业?为什么这些公司能普遍性的在中国取得成功?正所谓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。终于,我决定加入一家以色列公司,用亲身经历来解答我的疑问。我加入的,当然就是AppsFlyer:)

公司的让所有的海外员工来总部工作一个月,熟悉同事和企业文化,建立团队合作的基础。当然还有一个好处,就是让我能近距离观察这个国家,接触它的人民,以获得解答我疑问的第一手资料。于是在初夏时节,我第一次踏上了以色列的土地。公司坐落在特拉维夫北边15分钟车程的一个小镇子上,西边是地中海,东边有很多创业公司和跨国企业的分部。我到达的时候刚好是周末,于是用了两天的时间在地中海的阳光下到处乱跑,顺便洗洗肺(要知道,我常年居住在北京)。本来全身都涂抹了防晒,但百密一疏,忘了自己刚理了一头短发。等发现头皮开始火辣辣的疼,就为时已晚了。周日正式上班(以色列是周日到周四上班,周五周六休息),一个面部黝黑,头皮通红的中国男人大概就是我留给同事们的第一印象。

培训,工作,聚会,看球,一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。对我来说,以色列从一个电视和书籍里的符号变得更加清晰和感性。回到北京,很快就开始怀念地中海边细如面粉的白沙,小区绿化带里自带五六种颜色的球形小花,以及特拉维夫市区地广人稀的“朝阳公园”。但脑子里想的更多的还是最开始的那个问题。这么大的一个课题不是一下子就能研究清楚的,请容许我先说下这一个月以来的粗浅体会。

  • 以色列是一个兼具美国和中国优点的移民国家。随着和大家的渐渐熟悉,我发现公司的同事们虽然都是犹太人,但大多来自于世界各地(如美国,俄罗斯,阿根廷,哥伦比亚,英国,等等),在少年或成年之后移民到以色列。这样就塑造了一个兼具美国和中国特点的移民国家:和美国类似,移民给以色列带来了思维方式的多元化和创造力,对创业非常重要。但以色列又像中国那样主体是单一的民族和文化,从而能团结一致的向一个目标进发。这个课题太大,暂不展开,留待后续研究:)
  • 以色列的兵役制度对全民创业起到了很大促进作用。以色列是义务兵役制,所有的青年在高中毕业后都要参军,男性3年,女性2年。和其他几个实行义务兵役制的国家不同,以色列国防军的训练更加贴近实战,和创业有一点非常相似:就是面对未知,向目标进军,沿途解决各种突发情况。因为以色列人口有限,士兵数量不足,所以会更需要充分发挥个体的能力。个体对整体目标的理解,以及基于此的随机应变和多任务处理,是以色列士兵的特点。这个国家无论男女,在20岁出头基本都受过这样的训练。有了这样的经历,再去创业或者在创业公司工作就是非常自然的了。

再说说AppsFlyer的特点:

  • 整体来说,AppsFlyer和硅谷的创业公司一样,尽量给员工创造一个舒适的办公环境,包括硬件,免费的一日三餐,各种休闲活动等等。但更重要的是,公司做到了领导放权和员工发挥主动性的良性循环。这样从客户的角度来看,AppsFlyer的客户经理既专业又灵活,体验就会很好。这一点有个可以类比的中国公司,就是海底捞。
  • 产品是一个移动互联网公司的核心,AppsFlyer在产品开发上的思路也很有特点。公司用一种叫Minimum Viable Product的思路来做产品迭代。说白了就是先从无到有,再从有到精。并且在这个过程中都是客户反馈主导。这样做的好处是做出来的东西一定是客户想要的。同时,AppsFlyer的管理团队是技术和产品出身,对大方向有靠谱的思路,可以有效弥补这种方法的不足。

以色列是个强敌环伺的国家,从建国的第二天就开始为生存而战。中国有句古话,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。恰恰是这么一个看似恶劣的环境,才把以色列人凝聚到了一起,发挥出自己的潜力,靠自己的双手创造出了幸福美好的生活。我祝福他们明天的生活更加美好。希望中国和以色列能够增进合作,共同繁荣。